品牌故事

HISTORY OF GEORG BREYER

品牌故事

乔治·布莱耶钢琴品牌创始人,Georg Breyer,
1841年出生于德国柏林郊外的克罗伊茨贝格,下有两位弟弟,其父亲Emanuel Breyer为当地苏特伦茨钢琴公司的木匠。受其父影响,
1853年,年仅12岁的Georg Breyer开始学习雕刻技艺,并跟随父亲进入了苏特伦茨钢琴公司。1863年他和父亲独立开创了自己的钢琴外壳制作坊,并很快就声名鹊起。当时柏林大大小小的钢琴公司都兴起使用Breyer父子的钢琴外壳,甚至希望用Georg Breyer作为品牌,但Georg Breyer始终没有答应做自己的品牌,而只是在每台钢琴上雕刻Georg Breyer的名字作为标记。

1879年,Georg Breyer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钢琴品牌,并通过技术改良在击弦系统方面吸收了“维也纳式击弦机钢琴”的优点,独创了当时的德式钢琴声学标准——高音区的清澈明亮、低音区的浑厚立体感。

1885年他的企业成为柏林最有名的钢琴制造厂,同年,位于家乡克罗伊茨贝格的生产基地落成,其产量大幅攀升,最多时每天生产30多架钢琴。

1889年推出了一架最大的直立式钢琴,其高度达到了142cm。
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开始,使柏林乃至整个德国陷入了最困难的时期,受其影响钢琴产量锐减。这时,Georg Breyer更加坚定地意识到,需要把每一台琴都做成一件工艺品。经过多年不断的努力,

1902年起,Georg Breyer生产制造的钢琴在当时欧洲有了一定的名气,尤其受到上流社会人士的欢迎和珍藏,并受到欧洲多国皇室的接见。随着Georg Breyer钢琴知名度的扩大,

1908年Georg Breyer把公司交给了儿子Willi Breyer,从此进入Willi Breyer的时代。

Willi Breyer从小受到父亲的影响,对钢琴的制作有着深入的研究。接手公司两年后就发明了用轧制钢材做成的钢琴中盘架,这种框架解决了压力和潮湿引起的键盘变化难题。

1914—1918年战争期间,虽然Georg Breyer钢琴活了下来,可处于艰难阶段已暂停生产。此时的Willi Breyer把全部的精力都放置在了钢琴开发研究上。通过对钢琴构件中的琴弦击弦点部位和弦轴、击弦机功能以及音板长度等进行了改进后,于
1938年与澳大利亚人史密斯合作,同意将其Georg Breyer这个品牌转给史密斯钢琴公司,拥有施瓦纳贝克Georg Breyer钢琴公司20年的经营权。

1955年
Will Breyer因病逝世,施瓦纳贝克Georg Breyer钢琴公司生产也受到影响,

1958年
史密斯将工厂整体迁至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市。

1972年
起专注生产92键教会专用三角钢琴。


2006年
澳大利亚乔治·布莱耶钢琴全球研发中心成立,持续研发了五代音源系统。到了21世纪,随着国际钢琴行业市场需求量的不断增大,尤其是中国钢琴市场的迅猛发展,国际钢琴知名品牌纷纷进入中国市场,Georg Breyer钢琴也于

2014年正式进入中国。中国组装U系列实现量产化。 

2015年澳大利亚原装首款AU系列立式钢琴限量上市,并获得巨大成功,自此乔治·布莱耶钢琴初步完成了产品全球化布局。未来100年,环球乔治·布莱耶澳大利亚钢琴集团,将逐步打造一个让世人触手可及的音乐王国!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,有音乐,就有乔治·布莱耶!

让爱不留遗憾

勃拉姆斯与克拉拉的爱情故事


        乔治·布莱耶钢琴的背后,还有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。德国音乐家舒曼逝世后,他的爱人钢琴家克拉拉关闭了爱情心门,决定在孤独中度过后半生。此时,一直暗恋师母的作曲家勃拉姆斯,经历一番痛苦的挣扎后,理智地压制了自己的感情,于1856年悄悄地离开了这座令他一生都放不下的城市。

        勃拉姆斯知道此生永远无法代替师傅舒曼在克拉拉心中的位置,他更不想因为自己的存在让师母克拉拉陷入世俗的流言蜚语中。不过,离开之后,勃拉姆斯虽身在维也纳却还是默默支持克拉拉的演出,并为克拉拉创作了很多作品。

        1882年,勃拉姆斯在柏林旅行演出期间,结识了乔治·布莱耶父子,对乔治·布莱耶制作的钢琴满意至极,于是他决定为克拉拉制作一台世界上独有的钢琴,作为相识30年来的礼物。他知道,唯有在钢琴里,克拉拉那颗被生活折磨的千疮百孔的心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。

克拉拉
克拉拉2

        1895年,62岁的勃拉姆斯在法兰克福见到了已是76岁高龄的克拉拉,克拉拉用这台深藏着无数情感的乔治·布莱耶钢琴,为勃拉姆斯弹奏了巴赫的前奏曲和赋格曲。勃拉姆斯深情地凝望着克拉拉,眼里溢满了那种可以让人融化的温暖。一曲终了,勃拉姆斯热情地拥抱了苍老的克拉拉。

         1896年5月20日,一代音乐天才克拉拉与世长辞,63岁的勃拉姆斯从瑞士赶往法兰克福参加克拉拉的葬礼。当他赶到法兰克福的时候,那场葬礼已经结束。在克拉拉的棺木前,他拿出自己为克拉拉77岁生日所做的曲子,然而此刻的他却已无力演奏它们。看着十字架后躺着的那个自己爱了一生的女人,勃拉姆斯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感情,他的头无力地垂在朋友鲁道夫肩上,老泪纵横。


        1897年3月22日,女管家给他送了一杯酒,这是勃拉姆斯每天的习惯,勃拉姆斯说了句:“如果我走了,请把我葬在克拉拉墓的附近,我希望,她还能用那台乔治·布莱耶钢琴为我弹起美妙的音符!”这是他最后的心愿。这位终生未婚的德国著名钢琴家、作曲家于1897年4月3日逝于维也纳。勃拉姆斯和克拉拉犹如两面相互映照的镜子,他们在彼此的钢琴演奏与音乐旋律中,如风相拂,如水相拥,如影随形,呼应着彼此心底最值得珍藏的那一份情感。一百多年后的每个五月,乔治·布莱耶钢琴都会为他们用音乐奏响那份纯真的情感,延绵不断地传颂如他们一样的音乐史诗。

克拉拉3
滚动到顶部